白发江渚

月魄在天终不死,涧溪赴海料无还。

【叶王叶】如晦(序&章一)


谁也没有想到我竟然真的开始写这个了(根本没有人记得好吗!

 

 

大写的OOC!

 

 

类似于近代背景的架空,但并没一点儿关系,因为历史不好,而且懒得考证(滚!

 

 

新人渣作,不当之处、OOC、bug和建议请一定提出!

 

 

     

 

      王杰希终于制服笔挺站在叶修桌前的时候,天空密布着阴沉沉的云翳。

 

叶修放下笔抬头,眼神一如不知数的日日夜夜里他们毫不伪饰地交流自己的洞见:“王杰希。”

——既已风雨晦明之际踏上此路,便是无人得见的荆棘与荣光。可人生原非一途悲欢难断,倘情之一字置蛊心间,你当何处?

 

青年倒是波澜不惊,甚至不假思索——叶修一眼看出他在心底早经过对这个问题的论争:“杰希虽无切身体会,但敢相信我绝非为个人情爱舍身不惜取舍不断之人。”他语气顿了一下,复又抬起眼:“前辈无需担心。”

 

叶修直直望着他,在心底叹了口气。有些事不经过一次谁也无法预料,但他却相信面前的人。只是……他这个后辈大概是不知道,他刚刚的神情倒像是在说是的我就是这样人但你放心,我就算万箭穿心也不会放下该我担着的东西,一分一毫。

他又觑着眼睛把立着的人打量了一遍,直觉得那根笔直锋利的脊骨像把摧折风霜的剑,要把整个人劈开似的。

 

王杰希就与他对视,心想叶修应该不知道,刚那一刻他的眸中不是一贯的懒散明亮细看却淡漠坚硬不可动摇;却像是坚冰熔化的深潭,可以窥探。

 

但窗外的暴风雨已等候多时了。

 

他们那时互相了解得透彻深刻,却无从窥测命运的诡术。

于是他们谁也无从知道,之后许多年的颠沛风雨中,谁又将谁为谁万箭穿心。

 

 

 

章一

 

    1.

王杰希族里没大富大贵过;甚至人丁凋零,到他爷爷那一代已经成了独子,直到他才有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不过他们家不知何时何代哪位先祖搏个功名之后倒是保留着一股子世第读书的清贵风气,哪怕几十年的乱世,辫子也早剪了,王爹还是每天晨起长袍在书房里诵一卷书。两个月前又添了一门新课:读半个时辰的《天演论》。不过最近是没法子平心静气念下去了,因着他一向指着能有出息的大儿子差点跟家里闹翻。

——其实也不是什么伤风败俗的大矛盾,不过是王杰希学堂将念完,突然跟他说要继续念个军校,背井离家全盘西化的那种。这事儿也算他们家老传统了,王启少时候曾经非要远涉西京学医,闹了个把月跟家里取了个折衷的方案,老头子给他在京城寻了个师傅,当天晚上就被他娘拉到房里长谈老头子当年怎么抗命娶的他。

 

从这个角度看王杰希那股子劲跟家里真是一脉相传,平白无故往那儿一站就是亭亭修韧气势。不过王启没这么觉得。天下父母都有点不讲道理,何况就算他读天演海国,骨子里还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儿子一定要念这劳什新式军校没顺他的意,搁他那儿就是无可辩驳的不孝。

王启为王杰希这倔劲气了好久,跟妻子说了好些回以前怎么没发现生了个这么犟脾气的儿子。——他确实没注意到,他儿子跟先生念书的时候也甚少因为外物改变主意,只是因为书念得无可指摘,先生又一向包容点好学生,就一直被当作是风骨夸着。

 

但是他拿起了棍子看见王杰希安静地往青砖地上跪着看他的时候还是心软了,抬起来的手终于没落下去,只是站着看他跪了一刻钟,说我管不了你了,也不用说什么规矩了,混不成不要回来了。

 

王杰希第二天就走了。

 

2.

当然,王爹放手也有点原因是他儿子这十几年认真做的事儿还真没不成过——王杰希也这么觉得。

 

他是从小就被人夸聪敏的类型,他自己虽然没这么以为,但感觉做什么事并没难度,因此又有点不知疾苦的天才通病。

说来他小时候一派天真,还犯过对邻居小孩儿说“为什么你就做不成呢?”这种事儿。王杰希当时虽然小的很,却已经很能看出别人情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爹沉脸,当时也就闭了嘴,往后还甚或养成了少言的习惯,面对陌生人就不愿开口。这习性直到林杰来后才改了点。

——其实天才大抵如此,因为见常人之不能见想常人之不能想,从小往往不能合群;从而不能见人之所见,难以理会他人之所想,孤独感就愈演愈盛,便习惯特立孤行不以为意。同时他们还多有个只讲道理不讲规矩的毛病,你只要在逻辑上说服了他(虽然这往往很难,因为他们在长期的独自思索中会建立一套严密自洽且旁人难以理解的逻辑体系。),他会比你更加支持这个观点,不会在意什么世俗的条框。

王杰希这时候就是这样,发现少说话可以解决当下因自己的言论带来的莫名其妙问题又没有其他负面影响,就这么做了——但他不知道这是他经历世界太少的缘故。其他方面也多如此。所幸林杰知道,他不仅知道,而且知其根源,还掰开揉碎给他讲了,所以王杰希整个在家时期,这个问题就被他举一反三地隐去了。

 

虽说如此,或说正因如此,在他不断修正下的世界观愈来愈严密,剩下的问题愈来愈难以显现,往往就觉得天底下没什么事经过努力不能做成。十几岁时,接触的世界范畴长期没有变化,加上青春期不自知的膨胀,这感觉最是鲜明——正是他一意孤行去念那个他其实没有多少了解的全封闭军校时候。

 

他其实料到了家里的反对,也觉得念一辈子书为往圣继绝学挺好的,非常好,但就好像冥冥中的宿命,或者就是年少冲动,总之他当时也不清楚是为了什么,无法放弃对那个素未谋面地方的想象。他试图放弃过好几次,尤其是面对母亲的眼泪。

王杰希虽然少读西学甚多,毕竟年轻,加上日日耳濡目染的封闭环境,还是习惯了父亲的思维方式——那是他一直被要求学习的——确实觉得自己是不孝的。所以父亲走过来时他跪下来,可是懵懂的信念使他坚持着自私的决定。

父亲走后他心里五味杂陈,父亲的失望母亲的抽泣自己的惭愧在这个时候一并翻搅上来,使他整个人几乎摇摇欲坠后悔自己的莫名其妙固执,不知怎么就忐忑地收拾了东西——学校要开学了——别了父母,没敢回头,怕看见父母的眼泪,也怕父母看见自己的眼泪,更没法回答弟妹的疑问。

 

颠沛去他乡的路上王杰希第一次知道刻骨的孤独感和乡愁,每个白天他冷眼看着以前只存在于书里的世间百态骨肉离分却不敢有丝毫动容,晚上就抬头看着月华或者乌云难以成眠。他想转身回家,唯一一点支撑他的是梦里的金色温暖阳光和脆弱的对国泰民安的幼稚理想。

 

3.

王杰希到学校的那天如他所梦,万里无云。可是他提着行李站在人头攒动的校门前时并不高兴。他几乎没见过这么多人,四处是人在交谈,喧哗嘈杂得让他几乎恐惧人群。炽烈的阳光和周围无处可逃的噪音让他烦躁而茫然。

 

他提着行李拨开三三两两人群挤到报到处的时候已经汗流浃背,既没有纸巾,也腾不出手让他整理仪容。勉强挤出笑容对埋头找东西的人道:“老师好,请问新生报到……”那人头也不抬丢给他一个本子:“找自己名字签了。”王杰希不好也没法计较什么礼貌,正忙着空出手来写字,就听见那人又说:“还有,我不是老师,是上一级学生。”他顿觉尴尬,拿不住怎么应付这样语气,只好说不好意思,手腕酸痛一抖,希字最后一竖歪到别人格子里去,更觉得浑身不适,几乎手足无措地问之后该干嘛,得到一句“去那边看宿舍号,快点别挡着后头”。王杰希本就觉得自己举止不当,听了这话又气自己没见过世面,又气这人甚没礼貌,心烦意乱道了谢,拖拽着东西去了。

 

宿舍分配表拿黄纸糊在墙上,底下挤了满满的人簇拥着仰头寻找。王杰希天然厌恶和他人汗津津挤作一团,他教养也阻止他这样做,于是远远袖手站着直等到人群散去才上前,顺便记下了舍友七个名字。

正要走时那黄榜下有人喊他,只好停下脚步。其实他早感觉到这人视线,也知道他一直站在榜前却并不是在看榜,轻易料定这也是帮忙的前辈学长,于是转过身的时候态度有意放软了些。这男生甚是清秀,一脸轻松好奇,打量着他汗湿贴在额上的头发:“你是一个人来的?打哪儿来?我把你送到寝室吧?”虽然明知是好意,王杰希看见他笑,心底烦躁的火苗就越发舔舐着他,最终略带生硬答言:“多谢学长好意,但学长站了一天也多疲惫;况且我还有些力气,不必劳烦。至于家事,此后同窗必会再见,那时再叙罢。”男生露出些惊讶和欲言又止神色,显是没有想到。

但他这时候已经身心俱疲,没力气喘一口气,独自一个背着行李踽踽远去,脊背依然有意笔直立着。

 

这次他还是没有回头,就错过了另一道目光。

 

 

 

 

 

 

 

 

最后不是老叶……第一章男主之一没出场我也好尴尬……

 


这个排版是怎么回事!搞不懂lof啊!

 

谢谢阅读,比哈特❤

 

 

没有存稿,下更只有有缘人才能看到(。

 

 

 

 

 

评论(10)

热度(21)